logo
教育随笔
【字体: 】 【打印
  我心目中最美的曲声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5-21

  小城的春天阳光明媚,微风徐徐,我与朋友一共漫步于公园中。小路两旁绿草茵茵,柳条随风拂摆,我心情舒畅地展了展身子,难得在这样一个午后得到短暂的悠闲。正闭目养神之际,一阵轻促而悠扬的乐曲声传入耳里,朋友显然也听到了,拉着我跑去声音的源头。

  沿着小路走到尽头,便到了一座小花坛,这里就是了。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位老者坐在花坛旁,抱着二胡动情的拉着。他的旁边零零落落地有人,或站或坐,显然是这场表演的听众,我和朋友坐在坛边的长椅上,加入了聆听者的队伍。

  这位老者的衣服很旧,但很规整,两鬓已生白发,落在额头上,双手有力的拉着二胡,表情有些许陶醉。我一直专注的观察着那老人,直到那老人脸朝向我时,我才注意到他空洞无神的双目和僵硬的嘴角,心中一重响,哦,这是个盲人!想至此心中有一丝微妙的感情,更加专注于与乐曲。

  听身旁人闲谈,才了解到这位老人每周总会来这个地方尽情地演奏一番,结束后又独自离去,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听他演奏的人们总会对他产生同情之心,也同样欣赏他的曲声,每每给他钱,也总是会被拒绝。那人总是有些沉默地拉着二胡,只沉浸于二胡的世界。

  我听了,觉得心中有些难讲的情绪。这人竟不是残疾卖艺者?那周边人给他的钱哪有不收之理,看他那身装扮,想来也不是富裕之人。有些敬佩在心中,那悠扬婉转的二胡声在我耳里让我觉得更好听了。

  朋友很是直接,趁那老人停下来休息之际,到他跟前问:“老爷爷,你为什么来这里拉二胡呀?”正闭目养神的老人有些惊动,这才知道身边有人,拉开眼皮朝着我们的方向,笑了,脸上的皱纹开出了一朵朴实的花:“二胡是我的生命一般重要的东西,我爱它,总是来这里摸着二胡,拉着二胡,让我都有些喜欢这个地方了。”我怔在了原地,已听不到朋友继续的交谈声。

  悠扬的乐声又传入了我耳里,我这才回神,又看见了那端坐拉二胡的模样满足的神情仿佛手中的东西是是自己的整个世界,顿时觉得,这曲声真是最美了。

©2010 获嘉县照镜中心校 版权所有
回到顶部